栏目导航
奖学金
联谊会
极难救助
陆生活动
相关报道

在线商城

加入VIP

优惠价:¥0

点击查看

c7018.com上半场足球滚球技巧阳朔攀岩-我的514之路

  酒过三巡,时常梦回阳朔。那里承载了我太多的情结,有流血、有汗水,也有泪,有痛苦的泪水,也有高兴的泪水

  攀岩是一种运动,也是一种探险,不是众所周知的“玩命儿”,探险很多时候不是“玩命儿”,而是锻炼自己如何管理风险。相反,探险之前的周密准备和之后的自我认知往往对工作、生活各个方面有“特效”或“疗效”:安全稳健或是豁达开朗,因人而异。这也是我后来才学习体验到的,而且是体验式学习的。西方教育范畴里叫做Experiential Learning(体验式学习),用在旅行范畴里叫做体验式旅行

  最近我找到了一份学习资料--中国登山协会的攀岩宣传片。科学系统,一目了然,视频里面介绍了攀岩运动的起源,还给出了通俗易懂的定义:“攀岩运动从登山运动派生而来,是指在自然形成或人工建造的岩壁上进行攀爬的运动。”

  我在想,登山自然是在自然形成的山体进行攀爬,攀中有登,登必有攀。这也许就能解释至高无上遥不可及的“攀登”词汇了吧

  攀岩可以舞蹈,谓之“岩壁上的芭蕾”。攀岩可以悟道?我不敢胡言。道行太深,道理易懂。这是我通过过去7年的攀登历程悟出的一点点道理。我大概两年没怎么攀岩了,更多的时间精力花在工作、生活和游泳上了,可我从来没能把“攀登”二字抛之脑后,甩出我皮囊里。说来话长

  我原名叫王冬阳,绰号有两个:攀岩的朋友唤我“阿当”,老外朋友叫我“Adam GoHard”,意思是“加油当”。我很满意

  29岁开始接触攀岩,31岁那年,我完成了那段日子梦寐以求的数字:5.14

  5.14仅仅是一个标示攀岩难度系数的数字,代表了国内运动攀成就中的塔尖水平(攀岩又根据山体的构造和攀登伦理道德分为器械攀登、Free Solo、传统攀、运动攀等类别)。而它带给我的却是享用不尽的财富。不是碎银标签,而是在上下求索探寻自己的小宇宙里感知到了一个普通百姓平凡人生的“不平凡”。标签,我有时候在乎,有时候不在乎,毕竟标签越多,自由越少

  我不是一名职业攀岩运动员。我的职业出身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和路人一样,过着吃喝拉撒,挣钱糊口的路人生活。记得打小儿就觊觎窗外的新鲜空气,憧憬窗外未知的风景。这让我有缘来到了阳朔这座小城,结识了很多路人朋友。有些路人蓝眼睛黄头发,肩扛着绳子,腰里别着叮哩光榔的“重金属”,我就上前跟他们搭讪了。因为他们很不一样

  我的条件还算优越,会捣鼓几句英文,沟通没有问题,再说他们也都非常友善风趣,简单好色。而且勾引我来到这个游客集散地的人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我以前的同事。《阳朔攀岩指南》里有他的名字--Jimmy Jurchenko,美国加州人,蓝眼睛黄头发,比我晚一年辞职。没想到他也在这里,贪玩攀岩。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很多老乡老同学,包括我的亲戚朋友,甚至面前的读者,都以为我有病、同性恋等等什么乌七八糟的。没那档子事儿

  主要原因是我的泡妞水平很差,常常演化为泡茶吃酒侃大山,或者说没有心思和精力操练泡妞技巧。泡妞是一门艺术,即使是在阳朔这个艳遇指数极高的地方。即使有,那兴许是我喝醉了。与生俱来欢喜两样东西:音乐和啤酒,况且我又长得矮小丑陋,皮包骨

  我在阳朔的时光和青春的尾巴,都献给了冷酷无情的“石头”。但多年坚持不懈苦苦追寻的结果,却把我的心窝子暖的热乎乎儿的。同样让我热乎儿的还有维持攀岩生活的衣食父母工作单位、在攀登过程中给我做保护的搭档、在完成自己攀登理想的坎坷路上帮助过我的老师、朋友和攀登社区,还有晚上喝酒消遣吹水游戏的路人游客。他们很放松,我们也很简单

  我最需要感谢的,就是带我入门的攀岩老师Jimmy。我们刚见面的几天很轻松,都是他带着我在西街巷前巷尾找好吃的好喝的,出入这帮攀岩人经常出入的据点,带我认识阳朔攀登社区以及有趣的朋友们

  当时的啤酒是绿瓶的大支漓泉,味甘,回甜。我记得当时在“喀斯特西餐厅”、五角星中国攀岩China Climb、98吧、Monkey Jean、Kaya、多乐兹这些地方,攀岩人吃喝打折,而且不用讲究服装坐姿,服务员也没有特定的服务意识。他们自己玩攀岩,也要带客人攀岩,早来不开门,晚走搞不成,大家也都很规矩,互相了解,互相打趣

  Jimmy带我去月亮山第一次体验攀岩。大热天的,爬了很多级台阶才到达可以攀登的地方。我很好奇,跃跃欲试。但结果很不爽,爬的哪条线我不记得了,记得刚离地不远就浑身飙汗,大臂小臂僵硬发酸,再无力可使,掉了下来。Jimmy在下面指导也没多大用,还在一边大笑。我们都无所谓,接下来就是眼睁睁的看别人爬。他们都很厉害,不仅仅因为他们是老外

  接下来几天Jimmy和往常一样带我去喀斯特西餐厅喝酒打屁。我深深记得Tony是第一个和我一起攀岩带客人挣钱的搭档。眼看自己的酒钱越来越少,房租难保。我对他渐渐产生了兴趣和好感,不仅仅因为这玩意儿能挣钱,人心很关键。后来接触的攀岩人越来越多,和Tony一起面临的挑战和考验也越多,进步也很快。就这样我也成为了喀斯特攀岩俱乐部的一名外员。Tony是中国人,大学生,娃娃脸。不知道他是怎么跑到阳朔来做这个行当的,我到现在也没问过。照片也没留下一张

  兄弟情谊往往就是这么平淡吧。俗话说,君子淡如水,小人甘若醴。现实是残酷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腥而不腻

  记得和Jimmy一起去政府门口山色客栈打零工做酒保的那段时日,同在的汤汤、小查几个同事都会攀岩,门口经常有走扁带的朋友,后来多多少少成了同行或同事,包括Jimmy。我们先后加入了山色客栈隔壁的“大地部落户外探险”,开始全职户外向导行业,面对的客人也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庞大

  我们身边经常来往其它地方过来攀岩的人群,他们有的住在江缘客栈,有的住在岩邦,老外基本上都去了Climber’s Inn。后来才知道这个客栈和喀斯特西餐厅都是阳朔攀岩前辈黄超、老吴他们专门为服务攀岩人群开设的

  山色客栈的开办人之一是攀岩狂人“秋香”,那里有绝好的新鲜扎啤。喀斯特餐厅对面的Spiderman Climbing也是他最早开设的,下注是:The Name You Can Trust。秋香、Tyson、校长以及大地部落老板杰克、小孙,同事Jimmy、胖猴子Dave对我的攀登生涯、CMDI开线和绳索操作技术、野外急救能力都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杨帆 勾引我演绎这条线路,我说这照片要卖多少钱?他笑的得很得意,意思是“价值连城”

  烂是工作,也是生活,很多时候也是一种坚持。他们有的早已离开阳朔继续烂在攀登这个事业上,有的坚守阳朔阵地,维护日益复杂多变的攀岩场地和攀登环境,发展当地的攀登社区和文化。不朽

  后来China Climb演变成了鹰赛探险,98吧关了,只保留了亚洲单车Bike Asia,就在黑石攀岩俱乐部旁边。再后来汤汤在楼下开设了“锈迹斑斑”的Rusty Bolt,阳朔攀岩节发起人西唐也加入了,这两天迁至桂花巷古榕树下。他们都是骨灰级的攀岩人物,所以说“生锈了”。看来是要烂在这里了,保持水土,供给养分,走四海纳百川,上下求索,服务后来人

  2017年岁初,中国攀岩理查德酒吧的老铁(吕铁鹏)时隔多年又回到了阳朔,延续他十几年前在那个传奇小酒吧兴起的事业。各地户外向导行业从业者再次聚首,阳朔成为了本次培训班的中心。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穷得很,8A栗子帮我交了学费,方得始终

  攀岩可以悟道?道理是,坚持才能成功,学习才能进步。世人和商业精于狡诈,阳朔喀斯特峰林和岩壁是冷酷无情的。前者不一定能得到应有的回报,但后者永不会欺骗虔诚的朝圣者。它赋予你的成功是眷顾和奖赏,赐给你的失败挫折是考验和锤炼,督导你不断研习探索,改正错误,重新面对,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而且永无止境

  在国内,登山、攀岩、走扁带、瑜伽等新兴运动与老祖宗“禅修”似乎有相通之处。“禅定”和“运动”听起来背道而驰,我不敢胡言

  就我个人来讲,从2011年月亮山的处女攀开始,到多次叩开运动攀5.14这一国内高级别社群的大门,我的体验是:想要短时间的“动”,登顶一座山峰、完攀一条线路、走过一条扁带、达到一种姿态,前提是需要长时间的“定”,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既要持续不断的动,又要执迷不悟的定,方可摆脱世俗纷扰、气定神闲、灵魂附体、人与自然合二为一,谓之“天人合一”

  道行以外,通俗的说,这是一种“瘾”。上瘾有可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但回想起来我觉得都是值得的,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过

  我“定”居阳朔多年,很多时候都不记得今昔是何年何月。我并非“不在攀岩,就是在去攀岩的路上”,但“我在岩壁上,就想死在她怀里。”

  @岩友,2014年1月14日,我终于14啦!谢谢保护员和激励我奋进的亲友团。当时荷尔蒙指数狂飙,已经忘了谁做保护了,好像是五百兄。小易是我的热心观众,还有八月、校长、阿邦肖婷等等,谢谢你们

  @Griff法国流氓“红点宣言”剧照,我很喜欢Griff“合作”,我跟他都不信邪

  @Griff拱到“流氓”顶链之前的绝杀,晚上Griff请我和保护员“远哥”吃了“红星特快”

  2013年扎在丽江老君山体验传统攀登的一段日子里,有老师,有兄弟,也有女人,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我都没齿难忘

  我近乎痴狂,不缠胶布。当时的情况是买不起胶布,头盔和部分装备是衣食父母“大地部落”和北京几个岩友赞助提供的。我最后一次离开阳朔的时候,将这顶烂掉的头盔托阳朔攀岩学校校长张勇存入他自己匠心营造的“阳朔攀岩博物馆”了

  酒过三巡,时常梦回阳朔。那里承载了我太多的情结,有流血、有汗水,也有泪,有痛苦的泪水,也有高兴的泪水

  阳朔,仅仅是一个窗口,觊觎探索未知世界的窗口。窗内是一个大学堂,融进来,好好干,走出去

  2008年,西唐走了出去将黑钻BD、北面NorthFace攀登品牌引入阳朔,开启了长达十年的“阳朔攀岩节”。2012年我报名参加,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名参赛选手,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攀岩赛事,获得了“白山”自然岩壁难度赛“青岛啤酒Qingdao Beer”线路先锋攀登第三名的好成绩,奖品是一打儿DMM高档快挂。当晚我就乐开了怀:几个老外高手都在前一天晚上电音PARTY暨鹰赛探险TOMMY的婚礼酒会上喝软了,我也喝了很多,但最终挺过了第三把快挂

  我记得当时志愿者“小俊”给的缓冲很舒服,冲坠的落落大方,无惊无险越过了下方危险的Ledge平台。肖婷、阿邦宣布比赛结果之后我屁颠屁颠的跑去十里画廊马路边金猫洞“多爬多得”会场无理取闹,与当时的参赛人员和组委会人员、志愿者合影留恋,仅此一张。也不知道是谁拍的,满满的回忆

  再后来,纯纯的国脚阿成、岩邦佳丽阿邦、肖婷,垂直之路上奔跑的大魏、保持传统的杨帆叶云、弥老愈坚的TV裂缝、后来居上的君宝刘佳,还有西班牙妖怪老无Rual、波兰Ola、挪威TJ和英国绅士Eben等等这些Semi-locals老阳朔们,几乎每天都奋战在攀登一线,遥遥领先。我欲奋起直追,可就是干不过人家

  近几年,阳朔上上下下齐心协力,共荣辱同患难,也迎来了新的生机和机遇,渐渐走出这几年低谷时期的被动局面,吸引了国际攀岩赛事和户外产业的回流升温,重新迎来阳朔攀登事业和户外产业百花齐放的新局面

  2016年5月,阳朔成功举办了国际攀石公开赛暨全国攀岩分站赛(阳朔站),为我们这样热爱攀登的、情关阳朔的爱好者提供了与专业/职业运动员交流学习同台竞技的平台。我嗷嗷叫吵着要报名,结果当时是在下面加油捏汗,偷学了点儿回去黑练,幸福满满的

  2017年9月1日,在多方人员齐心协力苦苦经营以及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阳朔攀岩协会正式挂牌成立,落户西街。不久,“阳朔攀岩节”一举夺得本届国家体育旅游博览会“十佳精品赛事”大奖。我在湖北老家陪母亲,听到这些消息我是高兴的,很想回去那片奋斗过的热土,见见老朋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攀登兴趣融合着我的衣食工作,得以往攀登事业上衍生,为了能在这条道儿上走得更远。带团队开展户外探险活动的时候我是很严肃认真的,平日学的练的就是如何管理风险,《风险管理》是严肃严谨的

  文章结尾: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安全第一,攀登第二。毕竟,攀登是一种乐趣

  最后,不忘再次感谢在阳朔以及来阳朔为攀登做过无私奉献、开辟前路的前辈们,以及在阳朔奋斗过的攀岩爱好者和关心关注阳朔攀岩的社会各界人士,我们11月10号阳朔攀岩节再见



相关推荐: